重走十八军进藏路:雀儿山上祭英烈

  甘孜6月2日电 题:重走十八军进藏路:雀儿山上祭英烈

  作者 王鹏

  “老兄长,我们来看你来了!”海拔超4000米的雀儿山上,原西藏军区副政委、十八军义士张福林之弟张福立站在哥哥的墓碑前,深深鞠躬。哀乐响起,红旗猎猎,多名十八军老兵士及十八军昆裔肃立默哀,令人动容。

  60多年前,驻扎四川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十八军各部陆续开拔,经四川藏区向西藏挺进,开启了和平解放西藏、完成民主改革的征程。60多年后,5月28日至6月2日,10多名十八军老兵士及昆裔前往泸定、康定、炉霍、甘孜、德格等地,重走十八军进藏之路。

  十八军进藏时,四川藏区尚未一条公路。十八军将士们用钢钎铁锤等最原始的对象,逢山开路,遇水架桥,修建了川藏公路。在修建海拔4000多米的雀儿山路段时,均匀每公里便有7名兵士捐躯。

十八军老兵士及昆裔向张福林义士墓敬献鲜花。 王鹏 摄
十八军老兵士及昆裔向张福林义士墓敬献鲜花。 王鹏 摄

  1951年,25岁的十八军兵士张福林随53师159团修建川藏公路,任3连60炮班班长。在一次爆破中,他被滚落的岩石砸中腰部,永久
长逝在了川藏公路上。位于雀儿山隧道旁的张福林义士墓,也成了川藏公路筑路英雄们丰功伟绩的象征。

  “我们专程从本籍各地来看你了,老兄长,大家没有遗忘你,藏族同胞更没有遗忘你。”5月31日,十八军老兵士及昆裔来到了张福林义士墓前。75岁的张福立站在哥哥的墓碑前,用质朴的语言表达着对兄长以及十八军英烈们的深情缅怀。

  “张叔叔,我代表爸爸妈妈来看你了。”原十八军52师副政委阴法唐之女阴建白给张福林义士的墓碑敬献了鲜花。呜咽的言语间,她泪眼汪汪,“十八军将士为解放西藏、修建川藏公路做出了巨大贡献,他们不应被遗忘。”

  在川藏公路雀儿山路段的一处小山坡上,还长逝着9名英勇捐躯的十八军女兵。她们进藏开展慰问演出,因为气候、海拔及医疗等特殊前提,途中发生车祸,无前提失掉及时挽救而捐躯,捐躯时年龄都在15岁至19岁之间。

原十八军54师文工队指导员张均之女张琪(右)向女兵墓碑敬军礼。 王鹏 摄
原十八军54师文工队指导员张均之女张琪(右)向女兵墓碑敬军礼。 王鹏 摄

  此行中,十八军老兵士及昆裔也来到了这些无名女兵的墓碑前,敬献哈达和鲜花,寄托缅怀和哀痛。

  “看到9名女兵的墓碑,心里特别舒服,她们那末
年老,她们的青春和最美的芳华,永久
定格在了这里。”原十八军54师文工队指导员张均之女张琪向女兵墓碑敬了军礼,她呜咽着说,十八军的奉献肉体应当永久
传承上来,“我们要永久
缅怀她们。”

  谈及此次重走十八军进藏路的意义,原十八军军长张国华之子张小军说:“十八军的肉体中,既有中华民族的肉体,也有民族勾结、汉藏勾结的肉体,我们要去延续、践行这种肉体。”(完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cigtree.com